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贵阳晚报专访汤唯: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

发布时间:2014-09-30 17:53:37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今年8月刚刚步入婚姻殿堂的汤唯,在10月第一天因《黄金时代》成为热门人物。众多媒体、影评人,都认为,萧红这个角色,是汤唯可以借力拿下电影大奖的有厚重感的角色。电影公映前,记者通过汤唯宣传的微信与之进行交流。难以想象红毯上高冷的汤唯,电影中百变的汤唯,说起《黄金时代》稍显严肃。她坦诚,自己饰演萧红,并不是一件完美之事,拍摄中,她甚至打过自己两耳光。

    今年8月刚刚步入婚姻殿堂的汤唯,在10月第一天因《黄金时代》成为热门人物。众多媒体、影评人,都认为,萧红这个角色,是汤唯可以借力拿下电影大奖的有厚重感的角色。电影公映前,记者通过汤唯宣传的微信与之进行交流。难以想象红毯上高冷的汤唯,电影中百变的汤唯,说起《黄金时代》稍显严肃。她坦诚,自己饰演萧红,并不是一件完美之事,拍摄中,她甚至打过自己两耳光。

    拍摄前:剧本读了2天

    在《黄金时代》的剧本写完后,汤唯成为剧组里最早看到剧本的演员。拿到剧本时,汤唯的经纪人并不想给汤唯看。“她说,‘你看了以后,你会什么都不想做了。’”汤唯与经纪人对剧本的喜好几乎一致,这个好剧本也让她“忍”了很久才得以翻阅。“我激动得不行了,然后接过了厚厚的一打,两本,两个大红封面子,我看剧本很快嘛。我看了两天不到,就看完了。

    读完剧本,汤唯就彻底“醉”在剧本之中,《黄金时代》中涉及的人物、场景、内容之多,构成一个时代的大框架,而每个角色在汤唯看来,都有很大的挑战。“这是一个导演和编剧的剧本,我在里面看到的是导演对整体的把握,以至于给演员的空间太大了,每个人物都已经小到只是为这个剧本,为这个电影服务的。”本着“服务”的心态,汤唯担起了萧红这个角色。在第一部全盘初读剧本后,她开始研究起萧红的生活来。

    研究中:藏头发找感觉

    汤唯一直期盼饰演一个历史人物,遇到萧红时,她激动得心跳。汤唯不断“恶补”萧红的经历。“她在写作的时候有一些片断,是让人一直是像一个小女孩或者说很单纯地看着这个世界,不带任何判断,可是突然来这么一下,就把你给吓的。但是对那种幸福的那种永恒的追求和渴望的那种东西,又在她的《商市街》里面就表现的特别地特别地纯洁。”

    汤唯说,自己和萧红并非完全不像,萧红有她渴望表达的自己的内心。“其实在她的人物性格里面,有一样东西我特别喜欢,也是我拼命地在寻找的。就是她是一个那么透彻的人,但是她又那么的单纯,我记得导演跟我说过,她跟张爱玲正好是有点相反,张爱玲是个人经历非常单纯,但是她的思想却比较周密。但是在萧红经历很多,但是在她的文字里面却很单纯。”

    在进组拍摄前,汤唯独自去哈尔滨体验北方的生活方式。“在剧组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很客观的去感受这个城市,感受那种很空的空气。所以我想提前去,而且也有一些额外的作业,想做一做,比如学包饺子,走中央大街。然后还有什么,学画画。”她行走至萧红的故居,那里与她的想象千差万别,老房子曾被百姓占用,后修葺一新,早已看不到原貌。汤唯便向当地人打听萧红。“我记得在里面有一位看门人,他说萧红在16岁的时候离开,呼兰河县,呼兰县是找了她的姑姑,姑姑的什么人,认识的一个人开的一个通行证,才能离开他们的县城。我当时听到这个的时候,我就如获至宝的那种,我竟然得到了这样一个消息,我可高兴了。”

    在萧红故居中,汤唯还扯了几根头发悄悄放在大床的席子下。“想着那三根头发在那,应该就是许了愿了,包括其实每天早上来,我在那拜三柱香,一是祈祷平安,同时我肯定会有那么一瞬间我是希望萧红在天上的那个魂能够看着我们,天上的萧红能够看着我们,然后能够让我都感觉到她。这个电影就是我们大家在追逐的就是萧红的那个魂。”

      拍摄中:演不好给自己两个耳光

    在《黄金时代》3小时的电影中,萧红的传奇人生像一首温婉的诗歌,将故事婉婉道来。媒体评价电影与汤唯时,都用了“突破”两个字。汤唯自己却并不以为然。拍摄中,汤唯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彻底成为萧红,这是最大的困扰。“以前可能诠释的角色都是虚构的,你可以尽情地去把台词改成自己更顺口。但是在这部电影我一直到这两天才明白,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好像,有些瞬间,我相信我就是萧红,但有些瞬间我不太确信;所以还会出现比如导演要把我掰一下。”结婚生子、生活动荡,汤唯当时啥也没经历过,演起戏来,甚至有点找不到感觉。“我没有经历过婚姻,没有经历过生子,没有经历过亲人的去世。我记得木星走过来的,我在演那个病床上他看着我,他说:‘你真是没病过。’”

    汤唯爱笑、爱倾诉,这点与萧红恰恰相反,“很多瞬间我会要告诉自己,我要把萧红的照片上的那个样子,用意念贴到我的脸上,她的嘴巴是怎么动的。在这部电影里我没有追寻着她的性格来过这5个月,我今天很遗憾。”汤唯看得出许鞍华有些瞬间的失望,她同样不肯原谅自己,“好多时候都是越想去演那个东西,越想去表达导演想要说的那个东西,就越不对。包括打空气针的那场,那个我真的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我就抽了自己两个耳光。我竟然能笑场,我还跑出去解释,我没好意思跟导演说抱歉。”汤唯说,她找不到电影中萧红那种空气灌进肚子里的痛,“我记得那时候我很多天都没有吃过东西基本上。气坏了,回到休息室。我就开始吃东西,但是那样一下也好,后面的场戏我就比较专注了。”汤唯更乐意将每天的拍摄当做“上课”一样,《黄金时代》拍摄结束,她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能改,能去解决,能去问,能去找到一个根源,我就已经心满意足。”

    贵阳晚报:你觉得你自己为什么适合演萧红?

    汤唯:我是个彻底的南方人,但我大大咧咧像个北方姑娘,女孩子一面我固然也有,男孩子气我身上也有。所以就很多东西刚好契合了性格上的相似。我自己也是非常喜欢古诗、古词,因为我父亲是画画的,所以从小也是看着这些长大的。那可能无形中又是有一些契合。

    贵阳晚报:这次拍《黄金时代》是一个很漫长、投入的过程,会不会拍完后还回不过神来?

    汤唯:我记得拍完北京最后一场戏,所有人都走了。我去上完洗手间,突然脚步又自主地往那个平房里走,就萧红住的那个屋子,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拆完了,只有上面那个一盏灯,灯罩还在,我就够着把那个灯罩给撕下来了。现在在我家里放着,我那一瞬间就感觉,我的青春结束了,幸福的时光过去了。

    贵阳晚报:拍摄了5个月之久,有没有觉得撑不下来的感觉?

    汤唯:是五个月吗,差不多五个月的时间,到现在是越来越像一家人。没有任何的不和睦,只有越来越亲。我不知道其他的剧组有没有,不说五个月吧,就一两个月两三个月的剧组。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的剧组是极难得的,真的像一家人一样。

    贵阳晚报:拍摄期间有什么你觉得这个剧组最特别的地方吗?

    汤唯:我第一次遇上运用自然光拍戏的剧组。很多电影演员的那种感觉是靠灯光打出来的,这个骑板怎么样一下,这个灯光再怎么样。这部戏里面基本上没有,全自然光大部分的。让我至少不会包围在一堆板板灯灯之中,我就是生活在这个环境里面,除了机器,其他的都是真实的了,这给演员特别大的帮助。

    贵阳晚报:你觉得自己进入了人生“黄金时代“吗?

    汤唯:我觉得这是电影人的黄金时代,所以也就会是我的黄金时代,这个答案可以吗。我希望我成为一个合格的电影人。(本报记者 杜立)

责任编辑:乐丽琳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