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聂远宁静恩师 代筑娴:在舞动的韵律中传递美丽

发布时间:2014-07-04 15:14:34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33年的教学生涯中,曾培养了聂远、宁静等众多黔籍明星、学生获奖无数,其中包括国内舞蹈比赛最高荣誉的“荷花杯”金奖、编写的《贵州民族民间舞蹈教程》是国内第一部苗族民间舞教材,去年作为特邀专家赴北京舞蹈学院为该院青年教师教授该教材……对于原贵州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主任、今年66岁的代筑娴来说,跳舞对她的“致命吸引力”却远远超过了这些光环带来的成就感。

    33年的教学生涯中,曾培养了聂远、宁静等众多黔籍明星、学生获奖无数,其中包括国内舞蹈比赛最高荣誉的“荷花杯”金奖、编写的《贵州民族民间舞蹈教程》是国内第一部苗族民间舞教材,去年作为特邀专家赴北京舞蹈学院为该院青年教师教授该教材……对于原贵州大学艺术学院舞蹈系主任、今年66岁的代筑娴来说,跳舞对她的“致命吸引力”却远远超过了这些光环带来的成就感。

    这不,去年才从教学一线退休后的代筑娴老师,选择了继续跳舞——7月10日,由她担任艺术总监的“筑娴艺术中心”将在花果园金融中心揭牌成立。“想将自己对舞蹈的理解传播给更多喜欢舞蹈的人。”

    66岁的她 照样能下“一字马”

    见到代筑娴老师是在一家咖啡厅,66岁的她银发满头,面色红润,神采奕奕。

    “别看我66岁了,现在照样能下‘一字马’”谈到跳舞,代筑娴老师难掩分享的热情,“一直以来,都有人找我合作开舞蹈培训中心,但当时对学校那帮孩子的教学需要我全部的精力,除了到各个高校和一些重要培训班做必要讲解外,其他我都推脱了。”代筑娴老师说,现在退休了,还是舍不得放弃教授舞蹈“这份活路”,“总觉得自己掌握的这些东西,应该多传点下去。”

    “教舞蹈偷不得懒,光靠说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手把手的教。”谈到自己33年的教学生涯,代筑娴老师说,如何教会学生一套舞蹈比自己学会要难得多。为了更好地“言传身教”,现年66岁的她,每天仍会花一个半小时,练一套自己总结的“舞功”,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从眼睛到舌头再到脚趾,全身都能得到锻炼,特别适合中老年人健身。”

    翻跟斗 翻进省歌舞团

    谈到自己如何走上舞蹈的艺术之路,代筑娴老师很风趣地说:“我是翻跟斗翻出来的。”

    12岁那年,贵州省歌舞团到代筑娴所在的小学招人。“学校通知我去接受‘个人卫生’检查。到了才知道,省歌舞团来招人了。那时候,我还不会跳舞。”

    面试官问她“会干嘛”,“会翻跟头。”在业务体操队学过1年多的她翻了几个“前桥”、“后桥”、“空手翻”,两个月后,她就接到了录取通知。

    在省歌舞团学习了4年,基本功学得很扎实。4年后,代筑娴老师被调到了黔南州歌舞团,在那里一待就是16年。

    “也就是在那里,我才真正找到了自己的舞蹈。”代筑娴老师说,刚开始自己有种“被流放”的感觉,但到了那里,经常要下乡演出,接触了更多的民间舞者,也学到了很多东西,专业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

    “用现在的话说,去了地方歌舞团更接地气,”代筑娴老师说,原汁原味的民间舞为她以后的教学生涯奠定了基础。

    乡下环境艰苦,代筑娴老师还记得,有一次,她和同事去瓮安的一个村演出,全村的人都来了,只有一双老人住在高山上,行动不便,就没能来看。演出结束后,代老师和另外五个同事组成了一个小分队,顺着陡峭的山路,为两位老人做一次“私人订制”式的演出。

    行走乡间 学成苗舞专家

    “下乡表演,只是练了基本功,跟着民间老艺人们学到的东西,才是我这一辈子得到的最大财富。”代筑娴老师说,民间艺人的舞蹈大都是来源于生活,并没有定式。比如苗族反排舞,民间艺人教授时不会像在学校那样把舞蹈动作拆解开,一个一个地解说。

    “他们都是亲身示范,一遍一遍地跳,我经常会发现,他们前后两遍跳得‘一遍不合一遍的’,跟我们之前接受的学校教育不太一样。”代筑娴老师说,通过反复观看,她掌握了民间舞蹈的基本元素和整体风格,再通过自己的整合,编排出更规范化、更专业化的舞蹈动作。

    为了编好苗族舞,80年代开始,代筑娴老师就经常下乡去学习苗家击鼓,“苗族的舞和鼓是分不开的”代筑娴老师说,“开始也是一点不懂,但就是坚持学和练,时间久了也就熟了。”现在的她,可以一边击鼓,一边和旁人聊天。而等代筑娴老师编好鼓谱之后,再下乡时,反而是那些民间艺人过来向她请教了。

    在学校,她是严师“代妈妈”

    代筑娴老师教课时很严格,每次上课时,学生们老远看到她,就会互相提醒:“赶紧站好,代妈妈来了。”她的学生都不叫她“代老师”,而是管她叫“代妈妈”,因为她常常在生活中是给予学生各种关心和照顾。

    当初“艺校”还是中专,许多学生都是十一、二岁的孩子,“既要教他们专业,又要照顾好他们的生活。”代筑娴老师回忆说,“一周要给他们发一次饭票,每天早上要分发牛奶,还为他们捉虱子。由于许多都是外地孩子,周末要带他们出去玩。”那时候,代筑娴老师每天早上6点带着孩子们早锻炼,一直忙到孩子上完晚自习。孩子们睡下了,她还得去查房。“那时候,学校规定的是每周8节课,但我得上28节。”代筑娴老师说,时间全花在学校里了,自家的孩子反而没时间照顾。

    如今,代筑娴老师已走过33年的教学生涯,“闲不住”的她还要将自己的“余热”继续传递给更多热爱舞蹈的人。

    本报记者 石澳京 文 /孙琳 图

责任编辑:乐丽琳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