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阳网  娱乐频道> 贵美人   >正文
[ 打印 ]

父子酒后小提琴二重奏

发布时间: 2014-06-13 20:51:51 来源: 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 见到王丁老师时,他正在家里教一个6岁的小女孩拉小提琴。他一手扶着小女孩的背,调整她的站姿,一手捏着弓的一端,引导她拉琴的幅度——一如20多年前,他手把手教儿子王鹏学琴时的情景。

    父亲:王丁,59岁,贵州省歌舞剧院交响乐团的演奏员

    儿子:王鹏,29岁,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小提琴演奏员

    见到王丁老师时,他正在家里教一个6岁的小女孩拉小提琴。他一手扶着小女孩的背,调整她的站姿,一手捏着弓的一端,引导她拉琴的幅度——一如20多年前,他手把手教儿子王鹏学琴时的情景。

    王丁是贵州省歌舞剧院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演奏员,他的儿子王鹏现在是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演奏员。儿子不但继承父业,而且还青出于蓝,这让王丁倍感骄傲。可是,回忆起和儿子20多一起走过来的“琴路”,这位马上就要满60岁了的老父亲竟有些愧疚:“虽说是有得必有失,但现在回想起来,孩子整个童年都花在学琴上了,过得太苦了,没能像别家孩子,有个金色的童年。”

    从小就被严要求

    王鹏刚满一岁的时候,爷爷特意让他抓周。桌上摆满了算盘、钢笔、玩具和小提琴等物件,结果,王鹏歪歪趔趔地走过去,一抓就抓住小提琴不放,高兴得一家人合不拢嘴。王鹏的父亲王丁小时候学的是二胡,16岁那年,考上贵阳艺校(现贵州大学艺术学院),阴差阳错地学了小提琴演奏专业。王鹏的爷爷则是一位小提琴爱好者,虽然只能拉一些乐曲片段,但为了这个爱好,年轻时硬是省吃俭用地买了一把小提琴。所以,王鹏满周岁时候的一抓,让喜爱小提琴的一家子觉得,家里的第三代也将和小提琴结缘。

    对于小提琴,王鹏最初的记忆是在三岁,那时候,他把父亲的小提琴当一件大玩具,喜欢会用自己肉肉的小手敲敲面板、拨拨琴弦。“快到5岁的时候,我开始教他拉琴,特意为他准备了他小手能握得住的1/10小提琴。”父亲王丁说。

    对于小提琴的学习,王鹏觉得很自然。从小就有很多小朋友到他家里跟着他父亲学琴,现在,只是轮到了他自己而已。

    学琴需要兴趣,王鹏回忆说:“我才开始学琴,就很能坚持,不会觉得累。可能我还是属于有点天赋的那种小孩,一开始拉出来的调调就不那么难听。”他有个表哥比他大四岁,当时也一起跟着学琴,可还没坚持到一年,就放弃了。

    不过,在父亲王丁的回忆中,王鹏练琴并非顺风顺水,“一开始他劲头足得很,可时间久了,就开始怠慢了。尤其‘空弦’练习,比较枯燥,他不怎么乐意多练。”王丁说,他每天都要求王鹏练上五六个小时,自己会守在旁边指导。

    王鹏印象中的父亲是严厉的,只要发现他琴练得不认真,就会发脾气,“他一般用吼,有时候还会尺子打我的手。不过,也就是吓唬吓唬我,打得很轻,毕竟,手还得用来拉琴。”王鹏回忆说。

    上了小学之后,王鹏的练习时间并没有减少。他课余时间几乎全都花在了拉琴上,每天只能看半个小时的动画片,权当休息。王鹏回忆说:“家里有一台游戏机,我爸故意放在高高的柜子顶,每次我想要打游戏,就得按他要求先练琴。”

    练琴苦的并不是王鹏一个人,“那时候,电视节目还不多,看电视是一种享受,晚上又是电视剧的黄金时段……”王丁说,为了让能专心儿子练琴,夫妇俩天天忍着不开电视。

    琴声变成万里思念

    用王丁的话说,“王鹏的小提琴之路,走得很平稳。”王鹏六岁就登台比赛;七岁以“优秀”通过小提琴七级;十一岁的时候,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当时“附小”每个年级每年在全国范围只招收两名小提琴专业学生。(每个年级每年招生?)

    “他那个时候他还比较懵懂,我们叫他去北京考试,他就去考试,不晓得要是考上了,他就要住在那儿。”王丁说。此后的五年,爷爷奶奶和妈妈轮流去北京照顾王鹏的生活。这样,家里就只剩下王丁一个人了,孤独是他最大的困扰。

    每天,学生走后,王丁就一个人呆在空落落的屋子里,要是再拉上两段曲子,更觉一个人在家的孤单。回忆那段日子,王丁说,能挺过来,多亏了同事。“乐团里的同事也有我类似的情况,所以大家会经常聚在一起,干上几杯酒,互相倾诉,互相鼓励。”

    另一端的北京,王鹏初到时有些不适应,拉琴上遇到挫折,他会狠命地想念在贵阳的父亲。“在贵阳的时候,一直是老爸教琴,到了音乐学院,是由陌生的老师交琴。这里面,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爸每天都在陪着我练习,而学校里的老师,每周就只上一次课,课后就只得自己练。”王鹏说。不过,也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他开始自己思考音乐,他渐渐发现拿着琴的感觉也不一样了,“得自己用脑,每个音符都得靠自己去规划。以前有老爸的指导,自己不用想太多,机械地跟着练就行了。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每周都积了一大堆问题,只有等到上课的时候问老师。”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王鹏说他开始了“拉琴上的独立”。

    不过,让王鹏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平时通电话的时候,父子之间互相都很想念,可是,当他寒暑假回到家,父亲还是要求他每天必须练琴。虽然有着抵触情绪,但是王鹏从来不会发作,像他父亲一样,他的性格柔顺。但是,王丁还是看出了孩子心里的不满。“他会 ‘软抵抗’,所谓‘软抵抗’,就是拉琴的时候不走心,没有沉浸到音乐里去,拉出来的曲子,不到位,不够味。”王丁说,儿子去北京读书后,他已经不会再对他发脾气了,不过还是会硬性地要求他每天至少要练够两小时。对于小提琴,王鹏永远相信“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他不敢让儿子有半点的懈怠。

    回忆起来往事,王丁告诉记者:“当年我还是太‘专制’了点。后来想想,那个时候,他不想练,就算了嘛。我们有趣的回忆很少。节假日,人家都是爸妈带着孩子去郊外、去游乐场,但是我们家的则一直在家里拉琴。所谓金色的童年,他是没有的。”

    父子酒后二重奏

    去了北京以后,尤其是上了高中以后,王鹏每次回家,都急切地要向父亲交流拉琴的心得。

    王丁说,“他上高中之后,我们的教学关系就逆转了,在小提琴方面,他常常有新的理念和想法,经常能给我一些新的启示。”不过,王鹏的感觉是,回到家里,父亲对自己已经管得不那么死板了。“虽然还是嘴上还是喜欢念叨,但不再会强制我了。”

    对于父子俩来说,拉琴不但是技术上的交流,也是亲情上的交流。没事儿的时候,他们在家里会拉“双小提琴协奏曲”,当作娱乐。因为是父子,彼此配合起来更有默契一些。

    让王鹏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放假回家,父亲带着他去和朋友聚餐。在王鹏印象中,父亲原来很少喝酒,但是因为自己回来了,一高兴就喝了很多。回到家后,王丁拉着王鹏,一定要合奏上几曲。两人一起拉“维尼亚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这是旋律极快的曲子。屋子里没有别人,父子俩相视无言,手上拉弓和拨弦的动作飞快,这么多年的父子情深似乎都融在了一段段旋律当中。

    “那天老爸兴致很高,醉得两颊绯红,他的手指一向就很快,那天手指拨动得比平时还快,我们一连拉了好多首。他说很久没有拉得这么畅快了。”很多年过去了,那天的情形王鹏仍历历在目,他说,父亲一向是一个性格内敛的人,那一天看着醉着酒、拉着琴的父亲,他才发现原来旋律中满满的都是父亲的爱。本报记者 石澳京

责任编辑: 乐丽琳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耍猴艺人被拘捕 被疑报复性执法
有驯养繁育证,没办运输证,带着猴子去外地表演就是犯罪—“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河南 ...[详细]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贵州二十一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黔ICP备13002985号-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24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65934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