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阳网  娱乐频道> 贵美人   >正文
[ 打印 ]

苗家潘兴周父子歌声飞扬

发布时间: 2014-06-13 20:42:00 来源: 贵阳网—贵阳晚报
摘要: “你像一朵花,长在半山崖,要想得到你,我定要把崖爬;要想得到你,我又怕被刺扎,为了得到你,我还是把崖爬,定要把你拉回家。”身着苗族盛装的苗家小伙在无伴奏的环境下,用悠扬清脆的声音深情地对着阿妹唱着情歌。宛若天籁的声音,让人不得不为这原汁原味的苗歌所倾倒。黔籍歌手潘兴周说:“这一切都是父亲所赐,是他教我学会了一首又一首的苗歌。”

    父亲:潘志洪

    年龄:59岁 职业:农民,苗族歌师

    爱好:唱歌

    儿子:潘兴周(苗名:旦九)

    苗族 1985年5月出生,出生于贵州省黔东南州台江县展福村。代表的作品有《对歌对到日落坡》《路从天上来》《幸福蝴蝶飞》《月亮山》等。

    2010年作为“游方歌组合”成员代表贵州省参加第十四届CCTV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荣获原生态组铜奖。

    2011年荣获CCTV《星光大道》周冠军。

    2011作为“苗音组合”成员参加辽宁卫视“激情唱响”荣获全国亚军。

    “你像一朵花,长在半山崖,要想得到你,我定要把崖爬;要想得到你,我又怕被刺扎,为了得到你,我还是把崖爬,定要把你拉回家。”身着苗族盛装的苗家小伙在无伴奏的环境下,用悠扬清脆的声音深情地对着阿妹唱着情歌。宛若天籁的声音,让人不得不为这原汁原味的苗歌所倾倒。黔籍歌手潘兴周说:“这一切都是父亲所赐,是他教我学会了一首又一首的苗歌。”

    爱上苗歌 有“特殊”理由

    儿子:兄长们告诉我,一个男孩子不会唱苗歌,以后找不着媳妇。

    父亲:小时候从没听他唱过苗歌,都是唱流行歌曲。

    潘兴周出生在台江县方省乡展福村,除了天生的大嗓门,贵州特有的原生态生长环境更让他练就了一副好嗓子。跟很多生活在大山里的苗家孩子一样,潘兴周的父母都是当地的农民,不过他们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身份——歌师。“父亲是村里的歌师。苗族青年男女的恋爱是在舞蹈和对歌中进行的,不会唱歌的人就来找父亲学歌。我小时候觉得很奇怪,他们干嘛要专门学苗歌。说实话我当时感受不到苗歌好听在哪里,再说,不懂苗语的人也听不懂。所以,我那时虽然天天听父亲唱歌,但却很少跟着学唱,只是吃饭喝酒时听到大人们唱,但我一直没唱过。”潘兴周说。

    可是最终,潘兴周还是唱起了苗歌。之所以开始唱苗歌,潘兴周说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每到放假的时候,我喜欢跟村里的哥哥们去‘游方’。在这个黔东南、黔南苗族盛大的娱乐活动上,青年男女整装相聚,两男两女双双对歌。在几次活动后相互看上的男女还会在晚上互唱山歌,这时的山歌情深意切,现编现唱,随口对唱……。通过参加一次次的‘游方’,我渐渐觉得苗歌非常动听。更重要的是,当村里哥哥们告诉我,不会唱歌的男孩子得不到姑娘的青睐时,我便开始留意苗歌,还自己偷偷学了一两首。”回想起小时候的趣事,潘兴周害羞而笑。

    儿子学音乐 父亲曾反对

    儿子:父亲总觉得唱歌走不出大山,所以,根本不会教我。

    父亲:我唱歌几十年,依旧过着苦日子,希望儿子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走出大山。

    回忆当初自己决心学习音乐的过程,潘兴周说,反对的竟是父亲。

    “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上面有三个姐姐,全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在村里读完小学,我就到台江县读中学。而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接触到流行音乐,迷上了吉他。为了能有一把自己的吉他,我利用假期去工地做苦力活,终于用150元钱换来了人生第一件乐器。那个时候家里很穷,父母为了我上学已经花了很多钱,所以我根本不敢告诉父亲我想学音乐,想买吉他。因为父亲常跟我说,唱歌是没有出息的,只有读书才是走出大山的唯一途径。”回忆当初,潘兴周梗咽了,他说对于父亲当初的反对,他能理解。

    潘兴周说:“在县里读书那会,因为普通话说得不好,加上家里经济情况不好,我很自卑,所以经常一个人躲在教室外听其他班的学生上音乐课,还躲在教室外听高年级的师兄弹吉他。”高二那年的新年晚会,潘兴周从一个不起眼的小男生变成了老师眼中学习音乐的好苗子。

    “班上搞新年晚会,老师跟同学鼓励当时害羞自卑的我参加。在大家的热情号召下,我在晚会上用吉他自弹自唱了一首《大海》,虽然技术很烂,但大家也很捧场。为了挽救面子,我随意唱了一首苗歌,万万没想到,这首歌让我一下子成为红人。”潘兴周说,这件事情让他得到极大的鼓励,而随后参加校园歌手比赛,他还一举拿下二等奖,并获得50元的奖励。“我至今记得,当我把奖金全部给父亲的时候,父亲很激动,生活在大山里的他,甚至是第一次知道唱歌还能挣钱,也许就是那次,父亲对我学习音乐,不再那么反对了。”潘兴周说。

    为儿的愿望 父亲去借钱

    儿子:当父亲把将近1年的生活费递给我教报名费时,我忍不住哭了。

    父亲:这也许是儿子最大的心愿,无论如何我都要帮他实现。

    就在获奖不久,学校音乐老师找到潘兴周,建议他继续学习音乐。“其实我成绩并不太好,要想考上大学,还真不容易。但是,如果是考艺术学校,成功的几率会大很多。”潘兴周说,当听到老师要教他音乐的时候他非常激动,但一想到学费问题,他立马愁了起来。

    也许是看穿了潘兴周的顾虑,老师直接免去了他的学费。“那个时候,一节声乐课最少也要100元,老师免去了我的学费,我至今心存感激。为了报答老师,我全身心投入到备考中。而就在艺考之前,600元的报名费再次让我产生放弃音乐的念头。”潘兴周说。

    600元,几乎是潘兴周的家一年的开销。“起初,父亲并不同意我到贵阳考试,我也没有把握一定能考上,很怕这笔‘巨款’打水漂,所以想放弃。但没想到过了几天,父亲就拿着600元钱到学校,让我好好考试。接过这笔钱,我当场就傻了,鼻子酸酸的,眼泪花花在眼眶里转,却没好意思抱着父亲大哭一场。后来我才得知,父亲不光卖掉了家里的鸡,还和妈妈挑着上百斤的白菜步行13公里到县里卖,才凑够了报名费。每当想到这件事,我就想到父亲,正是这600元钱,才有了今天。”潘兴周哽咽地说。

    儿子唱歌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儿子:阿幼朵让人们知道了苗岭飞歌,而我也想让苗歌得到更广的传唱。

    父亲:儿子考上了大学,工作顺利,原来唱歌也是种职业。

    潘兴周的音乐求学之路总会在遇到难题时出现转机,艺考也是如此。“2003年,我考上了贵州大学艺术学院,进入了美声专业学习。”对于自己的大学生活,潘兴周说就跟电视剧一样。

    “虽然我声线很好,但根本不懂技巧,跟班里的同学相比,我就是零基础,所以,学习初期我都是郁郁寡欢的。直到转入民族唱法我才发现自己的音乐之路,专业学习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5年,潘兴周参加首届“多彩贵州”歌唱大赛,没想到就获得原生态组第三名和流行唱法第二名。他的人生也就此被改写,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音乐之路。” 2007年从贵州大学毕业后,潘兴周选择到三都县艺术团,成为一个拿工资的独唱演员。“我毕竟是从农村来的,养活自己才是最根本的。所以我只想找一份好的工作,对父母有交代。”潘兴周说。

    到三都工作后,潘兴周不得不“接地气”地开始学习水族文化和水族歌谣,虽然不会说水语,但超常的音乐领悟力使他学会了很多水歌。潘兴周说,“也就是在三都县的那一年,我开始有了传承苗歌、宣传苗歌的念头,也学会了人生中的第一首苗歌《你是一朵花》。”

    虽然从小就浸润在苗歌里,但潘兴周坦言自己从未有机会跟父亲学过一次唱歌。“我把想学苗歌的想法告诉父亲,他没有马上同意。因为他觉得教我唱情歌是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我软磨硬泡,他犹豫了很久,最终答应了我。”

    在父亲的指导下,潘兴周从基础开始学习苗歌。从此,在三都艺术团的小楼里,总是听得到他的歌声。天道酬勤,他的演唱技巧也一天天有长进。高音部分他可以唱到3个8度,还能把真假音不露痕迹地完美结合。“苗族音乐是代代流传下来的千古绝唱,但现在对歌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会唱苗歌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我想,家乡的水土养育了我,我将继续从父亲那里传承苗家的音乐。”在潘兴周看来,传承并非一成不变地传播,他说:“将苗歌同流行音乐相结合,让人们知道苗歌,会唱苗歌才是我们这辈人该做的事情。”潘兴周说。

    对话潘兴周父亲

    作为当地知名的歌师,59岁的潘志洪说起儿子难掩骄傲。生活的艰辛,大山和旷野,赋予了潘志洪乐观而豁达的胸襟。采访中,老人说:“我只是一个爱唱苗歌的人,因为一唱起歌来,我就感到天不愁地不愁。”

    贵阳晚报:儿子小的时候,有没有展现出音乐天赋呢?

    潘志洪:他小时候只要一哭,我就拿出最老的那种录音机放歌给他听,一听到音乐他就不哭了。不过,我从未想过他要以唱歌为生,以为只是他的爱好。

    贵阳晚报:儿子做过最让你感动的一件事是什么?

    潘志洪:他高中时候参加比赛得了50元奖金,他想都没想就塞到我手里,让我很感动。

    贵阳晚报:觉得儿子唱歌唱得怎样?

    潘志洪:以前总听他在家唱流行歌曲,他参加比赛以后,才觉得他唱苗歌非常好听,他将苗歌改编后更能符合现在人们的口味,让人们真的能听懂苗歌。

    贵阳晚报:父子同台演出过吗?感觉怎样?

    潘志洪:潘兴周参加完《激情唱响》后,辽宁卫视就邀请我们去录制他们的跨年晚会。第一次站在这么大的舞台上,我很激动,我们唱了一首苗歌《春之歌》,听到观众的掌声,我热泪盈眶,儿子完成了我没有完成的心愿,这让我非常自豪。

责任编辑: 乐丽琳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耍猴艺人被拘捕 被疑报复性执法
有驯养繁育证,没办运输证,带着猴子去外地表演就是犯罪—“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河南 ...[详细]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贵州二十一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黔ICP备13002985号-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24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5865934
Copyright © 2008-2013 Gywb, All Rights Reserved
贵阳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